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龙门县人民医院 > 正文

龙门县人民医院 洪雨雷自称很宅:出门都带保温杯 里面装凉茶

2017-09-25 21:35:14作者:李审 浏览次数:41672次
摘要:摘自龙门县人民医院正文第二百二十三章知兰玉术左非白笑了笑,说道:“师母,您先在一旁等等,诗诗,你将欧阳老师扶着坐起来。”左非白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“这一觉睡得倒是挺踏实的。”

苏琪喜道:“有宝贝?好刺激啊,荒山野岭之中深夜寻宝,找到了值钱的宝贝,卖了钱可是见者有份啊!”“果然是好地方啊。”左非白不由赞叹道。“去人事部结账,马上滚!你被开除了!”孙经理大声怒喝,随后赔笑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先生,他是新来的,不懂事,我马上开了他。”

  快男洪雨雷自爆心里住了老年人 出门会带保温杯

  2017年快乐男声震撼回归,一群热血少年陪伴我们度过了整个假期。9月12日,“快男小清泉”洪雨雷推出自己首支个人单曲《初次见面》,便迅速占据各大音乐榜单。近日,经过比赛的洗礼,回归学生生活的洪雨雷,接受记者采访,向大家介绍了自己歌手以外的另一面。他不仅自诩内心住着老年人,更爆料快男私下相处趣事:“我们会经常聚在一起看恐怖片,每看完一部都能达到减肥的效果。”

  心里住着老年人,出门会带保温杯

  97年出生的洪雨雷,今年年初才刚刚满20岁,正值青春最好时,但是他却自认心里住着老年人。“我心里住着一个四、五十岁的老人家。因为我和爸妈住在一起,所以我的性格还蛮像他们的。平时很宅,我出门都会自己带一个保温杯,里面装着凉茶。”

  不同于众多95后张扬自我个性,洪雨雷乖得像初中生,也让他赢得“快男清泉”的名称。洪雨雷坦诚自己从小到大都被父母保护得很好,习惯和父母商量着解决问题。“我的叛逆其实基本上都很少,高中的时候我也想过考艺术院校,因为真的很喜欢唱歌,但是爸爸不同意,他觉得走这一行太难了,还是考一个好大学,我当时想想也是,所以就乖乖地去考大学去了。”

  但是,洪雨雷坦言父母的保护、单纯的环境也让他身处陌生环境就会很紧张:“我不是那种很外放的性格,刚接触到‘快男’节目组的时候我把自己收得很紧,没有打开来给大家看,所以处于一种很紧张的状态。看其他人都很自然的样子,感觉他们不管采访还是和导师跟沟通都能很轻松应对,觉得他们都好厉害,很苦恼我要怎么做才好。”如今,经过“快男”的历练,他开始慢慢打开自己,“后来大家越来越熟了,都处在同一环境下,就比较适应了。因为我一直在学校里面读书,很少去接触外界,这次比赛就是让我一下子长大了,相当于一下子把我丢到一个社会里面去,让我看到、学习了很多东西,所以现在的我还是和当初的我有点不一样。”

  自认是吃货,曾因贪吃小龙虾打吊针住院

  在快男比赛期间,娃娃脸的洪雨雷曾调侃自己为“三十强最大脸”。洪雨雷坦言,自己是个吃货:“吃对我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,我爱鉴赏食物,对它们提出我的一些看法。”而他也自曝自己一次能吃下实打实的六斤小龙虾,堪称“大胃王”。“我爸爸做的小龙虾比很多饭馆都好吃,我一次可以吃下实打实的六斤。”而不知道自己小龙虾过敏的他,也曾因为贪吃惨遭住院打吊针。“我真的很喜欢吃小龙虾,直到有一次,我越吃越觉得不对劲,身子发热、浑身痒。抠一抠才发现全身都是红色的痘痘,后来去医院里面打吊针做冷敷才好。最惨的是,我以为只有小龙虾过敏,就去吃了几个基围虾,结果又来了一次……”

  除了爱鉴赏美食以外,生活中的洪雨雷还是一个爱看恐怖片的大男孩。在快男比赛期间,爱看恐怖片的他也经常和选手们一起看。“我们就经常一起看恐怖片,把声音开特大,王南钧反应最大,会趴到别人身上。在舞台上他很酷,其实私下就是小孩子。”虽然看恐怖片的经历十分丰富,但是他却很少被吓到,对于如何避免被吓到,洪雨雷也有着自己的小妙招。“根据恐怖片声音的渲染以及情节的发展,我大概会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。比如贞子爬出来的时候,我大概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我会直接拿枕头挡住我的脸。”

朱三少走后,左非白便拨通了灵异部副部长钟离的电话。左非白看到纸条上娟秀的字迹,心中一动:“她找我干什么?”“好漂亮的小姑娘啊!”杨蜜蜜惊叹道:“小左,你带她回来,可不会是动了什么歪脑筋吧?”

在水云居,左非白提出了以阳破阴,以阴破阳的想法,并规划以三阳开泰压制隐龙湖被填所造成的地底阴气。同时,左非白的身体也是一轻,周围的煞气压力似乎突然小了一点。

“小左,你真的假的啊?什么内功护体?”霍采洁瞪大可爱的眼睛问道。只要有这件极品黑桃木山海镇,就算当时水云居的复杂情况,左非白只需要这件法器,就能完美布置出日月同辉的大格局,而且作用兴许比现在还要好,只是,值不值得用这件极品法器,也是两说。

殷寒道:“在我的跨国银行账户里,反正你们抓了我,账户也会被冻结吧,我也没办法。”难道身为南洋年轻一代风水师的佼佼者,还是不如这个左非白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