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万界淘宝商 > 正文

万界淘宝商 跨越27年的团聚:3岁被偷走 30岁时终见到父母

2017-09-25 21:37:22作者:长孙正隐 浏览次数:32666次
摘要:摘自万界淘宝商左非白转头一看,竟是一片瓷片。“左师兄,快看,那里有山洞!”陈一涵指着岩洞说道。林玲点头道:“一定,只要我来姑苏,一定来拜访您。”

左非白道:“什么提议,你尽管说。”众人闻言,都是一惊。罗翔和左非白一听两人语气,都觉得有些奇怪,按理来说,霍南风是老板,王番再怎么样也是为老板服务的,但说起话来底气怎么这么足,看起来霍南风倒有点惧怕这个王番。

  跨越27年的团聚:终于把你想到了,只想看你们过得好不好

  “妈!”“爸!”,姐!”……

  9月23日早晨10点39分,一见面,一个戴着眼镜、操普通话的年轻人,跟两三个跟他面相有些相似的人抱在了一起,越抱越紧,激动的泪水止不住地流。为了这场团聚,他们等了27年,跨越了小半个中国的距离,还有无数的思念、期盼、寻找和坚持。

  年轻人的名字叫李强,和他抱在一起的是他的爸爸、妈妈和姐姐。27年前,只有3岁的李强被人从重庆荣昌老家偷走,送到河南的养父母家里。后来,他得知了自己的身世,开始寻找亲生父母。

  27年来,李强的父母也在疯了一样地寻找他,从未放弃,从未间断,为了寻找他,亲生父母的家中已是家徒四壁。

  团聚:

  “一家人的团聚,让更多人看到希望”

  重庆市荣昌区莲花广场人头攒动,就像过节一样,这场跨越如此之大的团聚,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见证者。不过,每个人的反应不同,有人使劲地鼓掌,有人发呆出了神,还有人偷偷地抹眼泪。

  在欢呼声与哭闹声中,李强一家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。

  在莲花广场,还有荣昌警方及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宣传活动,接受失去孩子和亲人的家庭的咨询,提供如何寻亲方式。宝贝回家志愿者将在现场免费寻亲登记,对符合条件的寻亲人,公安机关将为其免费采血入库。

  “我们希望,用一个孩子的回家、一家人的团聚,让失散家人的人,看到更多的希望!”

  在李强亲生父母的老家,一场家族的团聚也正在等待今天的主角。按照当地风俗,家人准备好了酒席的酒和零食,宴请亲戚朋友,一同欢迎李强回家。

  走失:

  妈妈赶集3岁娃被偷走,失散了27年

  李强的母亲仍然记得,27年前的一天,她去赶集,留李强在家跟小伙伴玩。“因为村里有不少亲戚朋友,想来相互有个照应。”但是,当她回到家中,却再也没找到李强,随后,就是疯了一样的寻找,一找竟然就是27年。

  在小李强走失前,李强舅舅是最后一个看到他的人。“当时几个小孩就在旁边玩耍,一个小时的功夫,李强就不见了。”当时,他心里很着急,四处寻找,但没有结果。李强失踪后的那个晚上,家人发动全村人在火车站守了一夜,但毫无音讯。

  关于走失时的细节,李强不能想起太多,他模模糊糊地记得,自己是被一个男人带走的。小的时候,也许是这段经历造成了他没有安全感,经常会钻到柜子里去。直到后来,他跟养父母亲戚家的孩子一起玩耍,熟络以后,才逐渐适应在河南郑州的生活,健康长大。

  寻找:

  一场耗日持久的大海捞针

  李强的爸爸说,在27年的寻亲过程中,他到处打探李强的消息,走遍了全国各地,甚至还有人告诉爸爸,李强被卖到新疆的哈萨克族地区放羊,“别个说的我不信,李强才四岁,连羊都没见过。怎么可能?”

  寻亲,是一场耗日持久的大海捞针。李强的家人回忆,寻找李强时,他们每到一个城市就会张贴李强的寻人启事和照片,仅仅在河北沧州就打印了100张,走到哪里就贴到哪里,但是几乎没有什么回应。

  寻找李强以前,家里还挺富裕,现在却家徒四壁,李强的父母要靠低保生活。

  在河南养父母家的生活中,小伙伴总是拿李强的身世去欺压他,“我当时不懂事,也不相信这事”李强说,也许是这些因素影响,他对河南没有很强烈的归属感,在十七八岁时,完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并离开养父母外出打工。

  成年打工的生涯里,李强也为寻找到亲生父母,做了很多努力。他辗转打听到当年偷走他的人的姐姐家,登门拜访,辗转之下,打听到“荣昌、谢家湾(音)”,还曾来过重庆荣昌,可惜的是,因为地名变更无迹可寻,当时一无所获。

  苦寻无果,李强觉得没有希望了,日渐消沉,“也曾想到过放弃,但放弃只有更大的痛苦。”几年前,他在网吧里偶然看到了电影《失孤》,电影主人公寻亲后嚎啕大哭让他非常感动,更加坚定了寻亲进行到底的想法。

  后来,他积极配合宝贝回家志愿者和警方,寻找线索,对比DNA。

  前几天,志愿者告诉李强,他的亲生父母找到了,当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天晚上,李强一夜未眠,一直在想象和脑补和父母见面时的场景。

  在见面以前,李强和父母只通过照片和视频见过彼此,父母对李强的印象是“跟他爸爸很像,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”。也许这种可望而未可即的感觉,愈发加深了一家人要真正坐在一起、站在一起的渴望。

  打算:

  多陪陪家人,只想看看父母过得好不好

  李强说,自己活了30年,却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生日是哪天,生日只按照户口本上的时间( 2月6日)算。中秋将至,他这次回家特意买了月饼,但实际上,从小到大,他几乎不过中秋节,过年也很少回家。

  这次,他给亲生父母买了满满一箱礼物,有河南的特产牡丹花饼、风味牛肉干,还为父母买了衣服,衣服的尺寸都是比着照片来估算尺寸的。这次“回家”,他要陪家人住一段时间,过一个真正团圆的中秋节。

  “这次寻亲,我只是单纯的向看看自己的父母是否安好,身体如何,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。”李强说,父母都在,这是天大的幸运,能够回家相认,也是难得的福气。现在交通很方便,自己会尽量将养父母的家人和亲生父母都照顾到。

  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 张旭 雷键

明三秋和洪浩见状,都奇怪的看向左非白。乔云带着左非白走到另一排柜台前,又拿出一个小小的白色印石,说道:“看看这件法器如何?”苏紫轩挠了挠头道:“像我们村子留守儿童比较多,旁边的村子也有,不过情况要好些,唉……村子衰败成这样,有劳力的人只能外出,就剩下这种老年人和儿童,有些老年人也都缺乏照顾。”

一执道:“老僧要刻的,是六字大明咒,也被称作佛家的六字真言,可以么,左师傅?”左非白道:“袁师傅,别生气,实际上,我今天来的目的,是请您出山,与我一起化解物美超市的风水问题。”

左非白叹了口气,脱下外套给柳烟披上,随后去收拾屋子里的狼藉。“嗯?”大妈一看,嗤笑道:“那是我儿子的手工作业,自己做的指南针,可不是什么罗盘。”

乔恩锁了店门,乔云开了自己的帕萨特,载了左非白、欧阳诗诗、乔恩三人开往欧阳家所在的小区。黎颖芝白了左非白一眼道:“当然,你以为这儿是哪里?这里可是国安局的下属单位,能随便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