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笨贼偷摩托不会骑 > 正文

笨贼偷摩托不会骑 那英“小二班”家庭聚会 陈奕迅力邀圈内好友助阵

2017-09-15 22:05:30作者:薛业 浏览次数:27434次
摘要:摘自笨贼偷摩托不会骑“哈哈哈……柳烟,看这次你还怎么浪?总算落在我手里,让我几个弟兄好好修理修理你!”乔真闻言,也是微微点头。“这样么……好吧,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吧,有时间我们多交流一下。”左非白道。

左非白的心中也有点儿乱,为了平复心绪,便紧守灵台,摒弃一切杂念,想要想想怎么说服明三秋。左非白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衣服还没买呢,这一套衣服我还挺满意的。”苏六爷起身道!:“左师傅轻便,需要什么,随时知会我一声就行。”

  那英爱徒回归“小二班”“家庭聚会”陈奕迅力邀圈内好友阵容空前强大

  中新网9月15日电 本周五,《中国新歌声》“两朝元老”那英导师将率先展开组内考核,身先士卒为新手导师陈奕迅打样,陈奕迅倒是则紧随其后。此次那英邀请到梁博、张碧晨、张磊、周深四位“小二班”的优秀代表来为本季学员站台,现场仿佛一场家庭聚会,其乐融融。而陈奕迅导师则力邀李荣浩、杨千

陈奕迅和嘉宾
陈奕迅和嘉宾

  那英邀“小二班”学员帮唱 张碧晨叶炫清难逃同台命运

  进入队内考核阶段,除了冠军的最终归属,最大的悬念就是各组的嘉宾人选,网络上各种爆料已然足够让人兴奋。与之前不同的是,本季《中国新歌声》为考验选手合唱能力,引入嘉宾帮唱环节。虽然同样都是“动嘴”,但比起做个“花瓶”,难度系数直线上涨。毕竟是真枪实弹的考核,编曲、表演等一方面不小心出现问题,“帮唱”就会变成“拖累”。因此选择上,各位导师都考虑再三,非常谨慎。

那英和“小二班”
那英和“小二班”

  打响首战的的那英导师没有让观众失望,这次带着四位爱徒重回舞台也算是对得起“小二班”班主的称号,梁博的摇滚、张磊的民谣、张碧晨的情歌、周深惊艳的高音都是“小二班”的金字招牌。曾经,他们顶着“小二班”的光环,如今都以强烈的个人风格在乐坛混的风生水起,真正做到了“现在我以导师为荣,今后导师以我为荣”。这次各位重回舞台与学妹合唱,与其说是来比赛,倒不如说是一次“汇报演出”,向导师那英、向这个舞台,向众多喜欢他们的观众证明自己的实力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今晚演唱的曲目中有梁博和张碧晨自己创作的歌曲,学员不仅优秀,而且还有成长,应该是每个导师都喜闻乐见的一幕想必那英导师也颇感欣慰。

  四位优秀学员的“回归”一经官宣,立刻引发了热烈的讨论,不少网友称:“由此可见那英导师慧眼识珠,眼光老辣。”事实上,那英战队在经历过大淘杀之后剩下的四位学员综合实力也相当之强。希林娜依高独特的声音和大气的台风,李雅娴熟的演唱技巧和感情都不容小觑,连青涩的郭沁都在紧张的比赛节奏中进步飞,而叶炫清一直以来更是被看成最终冠军最强有力的争夺者。然而,关注自然伴随着质疑。盲选以来,认为叶炫清“从声音和唱法都在学张碧晨”的网友不在少数。此次,那英导师大胆安排二人合唱可以说是本场最让人期待的一幕了。那英导师此举被认为是“正面回应质疑”,不过据那英导师本人透露她“完全没想那么多”,也有网友表示“两人合作一定很和谐,这么分没毛病”。

  乐坛大咖助阵“最迅马戏团”玩转舞台精彩不断

  紧随其后开始队内考核的陈奕迅导师的嘉宾阵容也相当抢眼。赛前,由于拥有最多人数的学员,陈奕迅导师曾在节目中透露他向超过7位的好朋友发出了邀请,虽然遗憾没能“凑齐七个嘉宾召唤神龙”,但到场的四位全都是乐坛举足轻重的歌手。说到这几位嘉宾的地位,有网友一句话总结:“这几个人可能覆盖了金曲奖所有奖项。”鉴于四位嘉宾每人都有非常多经典的代表曲目,也有人称这个组合叫做“歌单贡献者”。

  由于战队中还剩下7名学员,所以除魏如萱以外的三位嘉宾每人需要演唱两首歌曲。有限的时间和排练机会对于嘉宾和学员都是非常大的考验。此前陈奕迅导师曾公开“嫌弃”学员太多,编曲不好弄,现在看来,还是相当有预见性的。不过虽然嘴上说着嫌弃,但陈导师行动上却一点没敷衍,费尽心思请来这几位最适合自己家学员的大咖帮忙,并且编曲、教唱全都亲历亲为,让学员感动不已。

  本周“小二班”重聚,四位爱徒重回舞台。“四朵金花”到底谁能和那英导师一起站上鸟巢?陈奕迅战队又将上演怎样精彩的演出?答案尽在本周五晚21:10浙江卫视。

这小伙儿穿着皮夹克,牛仔裤,皮靴,身材壮实,应该是练过,他有很多抬头纹,怪不得被叫做“阿虎”。“吱呀……”左非白道:“那又如何,我是男的,你是女的,我的饭量按道理就应该比你大,有什么问题?”

洪天旺摸着白胡子说道:“从古时起,便只有宫殿或是寺庙道观能够将门户开在中轴线上,一般来说,中轴线被人们看做龙脉,普通老百姓自认为没法驾驭住龙脉,所以便不敢将门户开在中轴线上,这也表达了华夏老百姓谦虚中庸的思乡情怀……”说也奇怪,贴好了符纸,林玲心中忽然有些安心,好像一块石头落地。

左非白笑道:“一执大师,您刻的是咒轮吧?”第二天一早,左非白醒转过来,便接到了欧阳诗诗的短信:“亲爱的大懒虫,快点起床了。”

朱仲义泣道:“可……可我是你儿子啊!”洪浩答应了一声,便穿过居民区,向南边开去。